当前位置:首页 > 科组 > > 时政聚焦 >

科组

新时代需要以新理念、新思想和新战略分析看待宏观经济政策

新时代需要以新理念、
新思想和新战略分析看待宏观经济政策

                           高培勇

积极并不等于扩张,需要用新认识看待宏观经济政策

对于积极财政政策的理解,我以为目前整个经济学界都有偏差,“积极”二字从1998年引进中国,就“积极”二字是98年东南亚危机的时候引进中国的。说是引进,不一定准确,我们用“积极”二字去取代了扩张二字,把它做了一个文学色彩的表达。从98年到今天,很多人一直以为“积极”就等于扩张,积极财政政策就是等于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讲积极财政政策要更有力度,或者叫做更加积极等这些话语的时候,我看不少朋友就把它理解为对当前财政扩张力度不满,要求进一步加大力度。

但实际上请大家注意今年以来几个方面的信息,第一个信息,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结过去五年工作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他说过去五年我们一直把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稳定在3%以内,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就是对积极财政政策有了新的这种定位,特别是对作为积极财政政策主要标志的财政赤字,及其占GDP的比重有了新的认识。3%是怎么回事?一个国家财政的政策是不是扩张的,它的主要标志不是有没有赤字,也不是赤字的规模有多大,只取决于今年的财政赤字比去年的财政赤字增加了多少。如果今年财政赤字和去年财政赤字相比是不变的,那意味着从整体上来讲财政就不是扩张。如果今年财政赤字比去年少了,尽管规模仍然很大,那它实际上是紧缩。去年财政赤字是2.38万,今年也是2.38万,可以理解为今年的财政赤字并没有标志中国财政政策走的是扩张的路。

第二,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当中,对投资做了新的阐释,我们过去把投资当做财政扩张的一个重要工具和途径,一提到财政扩张的时候,肯定是政府增加投资,像08年以来以1.18万带动4万亿,4万亿带动十多万亿。那个时候的投资在大家的心目当中是拉动需求,来扩张需求。第九大报告当中给投资做了一个新的定位,解答的是发挥投资对于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作用。拉动的不是需求的总量,而是供给结构。

我只是从中央决策层关于财政要素表达当中来阐释这个事,如果是第三个方面,减税降费,给个人减税降费,目的是增加个人可支配收入,以及企业可支配收入,拉动企业的投资需求,当下的减税降费不是干这个的,是降成本的,给企业降成本。

所以减税降费所针对的对象是涉企的收费,没有从企业延伸到个人的这样一个意图,尽管个人也会从中受益,但是针对的都是企业。所以瞄准的是降成本,而不是扩需求的时候,它的变化也是非常大的。

我想说一件事,进入新时代,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格局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宏观经济政策的理念、思想战略,已经有了极大的调整,如果抄用传统意义的对于积极财政政策的理解,那老标准要求今天的积极财政政策的时候,你总会感觉到它不符合要求。但是换一个角度,你就感觉它可能做对了。现在说做对了可能维持过早,我想说我们得需要非常有意识的去用新的这种认识去看待宏观经济政策,有朝一日我们可能会下意识的以新的理念、思想和战略去分析宏观经济政策,去看待宏观经济政策,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我说这些的时候,并不排除以往的操作在今天没有用。

今年税收涨得非常快,支出涨得非常慢,是不是财政收缩和被动的财政政策呢?

从政策层面来讲,我们说不是这么回事,我们设计的政策不是为了财政收缩。但是从制度层面所造成的实际影响来看,的确有收缩的效应。

制度层面,为什么说在财政支出没有发生巨大变化的条件下,税收收入能够超出意料之外的增长,这是根源于我们的税收制度的结构。我也反复说过,中国政府每收100元,70元来自于间接税,间接税来自于流通领域,来自于流通领域,怎么收,载体是什么?是产品和服务的价格,所以我们的税收18亿当中,是寄生于各种产品和服务的价格身上,与其说税收和经济之间的关联度高,不如说税收和价格之间的关联度高,特别是它的上游产品PPI。当你发现PPI由负转正的时候,PPI增长速度非常之快的时候,税收超过了GDP的增长,就不用怀疑了。

2012年中国的税收增长速度大概30%以上,是两倍于GDP,甚至三倍于GDP的增长,但是没有过几年,你就发现税收又掉到了GDP增长速度。

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升到了5000元,合适吗,是低了还是高了?

如同企业征收企业所得税一样的道理,把你发生的成本如数扣除,关键个人为了取得收入而付出的成本,我们是怎么核算的,在个税所得税之上我们采取了两个渠道,一个是标准扣除,每个人都扣除相同的数额,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生活费用的扣除。除此之外区别对外,叫专项扣除,比如说贷款利息扣除这些都是有的。对于扣除的额度究竟多大为合适,标准扣除和专项扣除。北京的住房费用非常之高,走出北京就会相应比较低,因为这是一个综合考评的东西,这是其一。

第二,标准扣除的确要随着生活价格指数而频繁进行调整,从3500-5000元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是不是能够跟上生活费用上涨的尺度,请大家要注意,这个指数是和通胀的指数统计是密切相关的。大家可能会感觉到我们生活费用上涨速度非常之快,但是你发现这些几乎所有上涨的项目,要么房价,要么教育,都不在通胀统计的因素范围之内。所以我们要找到标准扣除跟随物价指数上涨的联系机制,目前还没有。

这一次专项扣除考虑的是哪几项?

不一定说得全,子女教育费用扣除,大病医疗扣除,住房贷款扣除,赡养老人好像没有。我们所能设想的专项扣除应该很多,但是必须考虑到它的可实施,这些基本的项目都是在其中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扣除由标准走向标准+专项。

第二,纳税人,随着不排除代扣代缴,但是代扣代缴只是预付预缴,到年终一定有一个综合的申报过程。那个责任人就不是代扣代缴单位,要转变给每个纳税人,今年北京市率先做到了这一步,这个变化非常大,你在网上把你的收入做一个填报,做一个汇总再去申报。今年打开了以后,高培勇三个字打出来的,税务局已经填完了,你就两个选择,你没有责任,填多少就是多少。第二,你可以说可能扣得多了,那你申报,你要根据你的情况做精确计算,这是要负责任的。这是将来个人所得税申报和缴纳的常态,大家不要想象得多艰难,原来想象税务局给你一张表,自己去填,税务律师给你算,然后去交税。确实交得多了,你应该少交一点,你得找税务律师好好报,也得找你的说法给你退,但是你得经得起查,查的时候如果发现你是错报的,或者是漏报的,那就麻烦了。

税收立法高度统一,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并不排除税收立法高度统一的前提下,给地方政府一定的空间。房地产税根据一个浮动税率,个人所得税将来也可以这样做。


扫描关注学校